杨靖宇烈士陵园暨东北抗日联军纪念馆
杨靖宇烈士陵园暨东北抗日联军纪念馆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资讯分类

日伪讨伐

【概要描述】

日伪讨伐

【概要描述】

  东北抗日联军的发展壮大,成为日本侵略者的“心腹之思”。日本为消灭东北抗日联军,解除其后顾之忧,以便充分地利用它在东北的这块占领地,进一步扩大侵略战争,从1938年起,大量地向东北增兵,对东北抗日联军发动更大规模的“讨伐”。同时,对东北人民和抗日志土,加紧推行其世界上罕见的野蛮的法西斯统治措施。因此,给东北抗日联军的斗争带来极大的困难。东北地区的抗日斗争进入了一个极端困难的时期。

  1938年以来,日本侵略军对东北抗日联军备部队加紧实施分区包围,多路“扫荡”,采取“铁壁合围”、“蓖梳山森”、“来回拉网”等办法,企图把抗联队伍一网打尽。特别是对南满和抗联部队比较集中的松花江下游地区用兵更多,“扫荡”的规模更大、更残酷。日伪军在南满“围剿”杨靖宇率领的抗联部队,一次就出动11个军管区的兵力。在松花江下游,日军用4个师以上的兵力和大批伪军,进行长期的“三江大扫荡”,对吉东省委和抗联第2路军所在地的依兰、刁翎地区,日军9000人“围剿”达6个月之久。为了打破敌人的“围剿”、开辟新的抗日游击区,抗联各军决定向西远征和分区作战。

  战斗在南满地区的抗联第l路军,冲破敌人1937年冬季“讨伐”后,决定留第l师在桓仁、宽甸、本溪一带坚持游击战争,由杨靖宇率领第l军主力于1938年初北上,开辟辑安考岭抗日游击区,实施分区作战。3月13日,第1军直属部队共500余人,奇袭修筑中的通(化)辑(安)铁路老岭隧道工程。翌日,该部队又在杨靖宇率领下,在距老岭西南10公里酌十七道沟,与前来追击的日军部队及伪警察队120人激战4小时后,安全转移。4月,拔除了太平沟等敌据点。5月,南满省委书记、抗联第2军政委魏拯民率领抗联第2军一部,自辉南、金川、临江一带来到老岭山区,与杨靖宇会晤。抗联第1、第2军会师后,中共南满省委和抗联第1路军总部于1938年5月11日至6月初在辑安老岭五道沟联军密营召开了军政干部联席会议,即第一次老岭会议。会上根据全国和东南满地区敌我斗争形势,决定了“在坚持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游击战争中,保存实力,粉碎敌人的全面进攻”的方针;并提出为打通与关内八路军的联络,第1军应再次组织西征。会议还补选魏拯民兼任第1路军副总司令。

  老岭会议结束后,抗联第1路军群情振奋,斗志昂扬,在准备再次西征的过程中向敌人展开了猛烈进攻。6月6日,魏拯民率部按预定计划先攻下通辑公路上的蚊子沟敌据点,以诱敌前来增援,杨靖宇则率领第l军主力部队埋伏在蚊子沟西南方的公路两侧,待机歼敌。6月12日,伪军索景清旅第32团一部共140余人前来搜索时,在家什房子沟口被杨靖宇指挥的伏兵全部歼灭。接着,杨靖宇指挥抗联第l军教导团和第2师共600余名,连续两次袭击修建中的通辑铁路上口子隧道工程现场等,使敌人道受重大损失。其中6月24日第二次袭击时,有许多被解放的中国劳工当场参加了抗日联军。日本工人福间一夫也一起参加抗联队伍,共同打击日本侵略者。

  正当老岭山区抗日游击战争不断发展的时候,传来了抗联第1军第1师师长程斌在本溪境内率部叛变的消息。抗联第1路军总部随即于7月中旬在老岭山区召开紧急会议,即第二次老岭会议,决定取消第l军再次西征的军事行动计划;统一改变部队编制,撤销第1军、第2军番号,组成警卫旅和3个方面军,实行分区作战。以后,抗联第l路军先后进行了改编。警卫旅由原第1、第2军教导团合编而成,在杨靖宇的直接领导下、活动于金川、檬江、辑安一带。第1方面军由原第1军第1师编成,主要活动在辑安、临江、通化、金川、辉南、蒙江等地。第2方面军由第2军第6师编成,主要活动在长白、抚松、临江、蒙江、和龙、安图、延吉、珲春、敦化、额穆、桦甸、宁安等地。

   1938年8月2日,杨靖宇指挥抗联第1路军警卫旅和第1方面军一部共400余人,在辑安县城北方的长岗附近山地,伏击伪军索景清旅骑兵第42团和步兵第32团余部。经激烈战斗,毙伤敌人60余名,俘虏30余入,其中击毙日本指导官步兵上尉高风武治和骑兵中尉西田重隆,缴获机枪9挺、步枪130支、手枪4支及其它许多军用物资,彻底消灭了这个号称“满洲剿匪之花”的伪军索旅。9月下旬,杨靖宇率部离辑安北上,向河里山区转移,在1个多月的行军中,沿途同敌人进行了14次战斗。与此同时,第1方面军几度进出辑安县境,多次袭击伪警察署和“集团部落”。第2方面军在临江分兵活动,转战在长白、和龙及安图、辉南等县,还曾过鸭绿江到朝鲜境内进行游击活动。第3方面军是于1939年7月最后完成改编的。

  抗联第1路军自1938年7月决定改编为3个方面军,至1939年底的一年多时间里,在杨靖宇、魏拯民的统一指挥下,实行分区作战,积极打击敌人,使日伪军不得安宁。据日伪统计,仅1939年6至12月,抗联第1将军就与日伪军进行战斗276次,其中总指挥部49次,第l方面军23次,第2方面军41次,第3方面军55次,归属不明部队108次。其中第3方面军北为活跃。

  抗联第2路军的反“讨伐”斗争虽然取得了一些胜利,但由于自1938年初开始,敌人的军事“讨伐”日益加紧,抗联部队的处境越来越困难。为了粉碎敌人企图将活动在松花江下游地区的抗联部队“聚而歼之”的阴谋,打通与活动在东南满抗联第l路军和挺进到热河的八路军的联系,中共吉东省委决定第2路军第4军和第5军一部作为主力,包括王荫武部救世军等共680余人,向抗联第10军活动的五常、舒兰地区转移,采取新的军事行动。这支西征部队分步兵、骑兵两路,统一由吉东省委书记兼抗联第5军政治部主任宋一夫负责政治军事领导,第5军军长柴世荣、第4军军长李延平和副军长王光宇等分别负责指挥各部队。远征部队从勃利县刁翎地区北上,袭击了牡丹江岸三道通,经过激战突破敌人防线。尔后沿四道河子迅速西进,在荒无人烟的高山密林地带艰苦行军150多公里,越过老爷岭,7月12日占领了楼山镇,俘虏伪森林警察中队长以下达40余人。当西征部队从楼山镇撤出后,敌人从中东路沿线及延寿、方正调来大批日伪军进行追击和堵截。西征部队遂决定分开行动。

  但是,由于继续西进的队伍对这一带的地理情况不熟悉,一度误入延寿县境,多次与敌进行遭遇战。7月末部队复入苇河县境,同南进迷朗的第5军第1师巧遇,遂又一起向五常进发。西征队伍步、骑兵行动参差,给养困难,只得靠强攻敌人据点来夺取,不断造成伤亡和减员。这时又发生中共吉东省委书记宋一夫叛变投敌事件,造成极坏影响。8月初,敌人调集3000余名日伪军警进行追击和堵截,西征部队与敌人进行英勇顽强的斗争,8月下旬终于进入五常县冲河山区。但因敌军的重兵封锁和分割包围,无法同闻讯前来接应的抗联第10军靠拢会台,被困馁于荒山野岭之中,仅能以山果野菜充饥,人员减少至200人。为缩小目标,决定第4军与第5军分开活动。第4军继续在五常县山区艰苦斗争,9月下旬遭敌包围,由于作战牺牲、饿毙和逃亡,队伍减员很大。到11月下旬以后,军长李延平、副军长王光字相继牺牲,第4军参加西南远征的部队损失殆尽。第5军西征部队在向舒兰转移途中遭受严重损失,其中第1师等部于10月中旬返回牡丹江地区时,在乌斯浑河渡口(今属林口县)遭敌袭击。抗联第5军妇女团冷云等8名战士,为掩护大队转移,猛烈向敌入射击,在子弹打光、后退无路的紧急时刻,宁死不屈,毅然决然地背扶着受伤的战友,步入浪花翻滚的乌斯浑河,溺江捐躯,壮烈殉国。这8位女英雄是:指导员冷云、班长杨贵珍、胡秀芝,原第4军被服厂厂长安顺福,战土郭佳琴、黄桂清、王惠民、李风善。  

  抗联第2路军总部及其所属留守部队——第4军留守处、第5军第3师及第7、第8军等部队,为策应第4、第5军主力西征,保卫后方基地和密营,在周保中的领导下与强敌周旋,展开了激烈的反“讨伐”斗争”。1938年春,大批日伪军及伪兴安军骑兵部队分路进攻富锦、宝清境内的抗联密营。3月18日,200名日伪军和100多名伪兴安军骑兵向宝清西构与宝石河子之间的尖山子第5军密营逼进。负责保卫密营的第3师第8团第1连得知敌人出动的消息,便由连长李海峰、指导员班路遗等带领14名战士向蓝棒山北麓的李炮营出发,途中与敌遭遇,遂占领小孤山迎击敌人。敌人将小孤山四面包围,并以机枪和追击炮猛烈射击。第1连战士不畏强敌,坚守阵地,打退敌人多次冲锋。临近黄昏时,指导员等多人已先后牺牲,弹药也已打光,双腿被炸断的连长命令两名总部交通员和另外两名受伤战士转移,然后与冲上的敌人同归于尽。此次战斗共毙伤日军近100人。

  1938年6月,日伪在富锦、宝清等地也加紧推行“归屯并户”政策。抗联第2路军总指挥周保中召集干部会议,讨论吉东抗日游击战争形势,并对各军的反“讨伐”斗争作了具体部署。第5军第3师奉命将第8和第9团分开活动。从6月中旬起,第8团100余人由宝清抵达样川县驼腰子地区,活动将近3个月,多次与敌人作战,钳制了敌人。第9团在宝清东部与第7军第3师组成第5、第7军联合部队,其任务是在宝清等地相机破坏敌人的交通运输线,进行给养征发和军需品筹集,选择有利时机打击敌人。6—7月间,这支联合部队在宝清南部地区积极开展游击活动,袭击伪警察署,捣毁“集团部落”,截断密(山)宝(清)公路,与敌人作战多次,钳制了大批敌人兵力。此后,联合部队一直处在敌人“讨伐队”的“迫剿”之中。经联合部队干部会议研究决定,8月23日留一部在双鸭子坚持活动;80余名骑兵由李文彬、景乐亭两位师长率领奔赴大旗杆,进至富锦、同江一带,与第7军第9、第l0团取得联系,并负责筹措给养和服装。

  在此期间,第2路军总部警卫部队与在宝清活动的第9军第2师联合作战,取得数次胜利。9月初,周保中率领这支部队由宝清向依兰、方正地区转移,9月下旬抵达刁翎地区。不久,在与西征返回的第5军及救世军的部队会合。这时,敌人动用约1个师的兵力寻歼抗联第2路军总部和第5军军部。11月初,敌人调集大批“讨伐队”在数架飞机配合下,对牡丹江岸的五道河子、喀上喀、土城子等进行了为期半个多月的集中袭扰,又向南推进。周保中率领总部直属部队90多人在牡丹江岸莲花泡、夹皮沟狭小地区,利用森林、山洞等巧妙地与敌人周旋1个多月,同派出去的小分队及第5军军部也中断了联系,形势十分险峻。到12月下旬才转移到牡丹江东岸,摆脱了敌人的“追剿”,同第5、第9军和救世军军部取得联系,共同筹划突围斗争。1939任1月6日,周保中在柳树河子主持召开了中共吉东省委临时会议,着重处理下第5军第1师师长关书范动摇叛变问题,稳定了部队情绪,坚定了克服困难抗战到底的信心。随后,接连打了几次胜仗,部队也受到很大损失。3月,日伪军约6000人,编成10余支“讨伐队”,对第2路军留守部队轮番进行围攻。第2路军处境十分困难。中共吉东省委扩大会议决定,留少数部队在刁翎地区钳制敌人,主力分路向外线转移。4月初,第2路军总部和第4军留守部队开始向宝清、密山方向转移。日军步、骑兵约七八百人跟踪追击。周保中等指挥所部在葫芦葳子(今海林县境内)组织还击,毙伤日军120余人。尔后越过图佳铁路,于6月29日到达宝(清)密(山)附近的蓝棒山临时后方基地。柴世荣率领第5军在向穆棱方向前进中被敌人发觉,遂于泉眼河设伏,激战5小时,共歼日伪军约300人。5月初,第5军部队终于到达镜泊湖一带、与第l路军的第3方面军取得了联系,共同开展活动。在舒兰活动的第10军由军长汪雅臣率领于6月化装成伪军,在小南门至九十五项子山的途中,消灭日军数十名。9月,又在亚布利消灭日伪“讨伐队”l 00余名,缴获一批武器弹药。抗联第8军在日伪军频繁的军事“讨伐”和政治诱降之下,到1938年冬各师相继瓦解。1939年3月19日,早已动摇的军长谢文东率军部部分人员叛变投敌、随后,副军长腾松柏也投降了敌人。抗联第8军全部瓦解。

  1937年底至1938年初,北满抗联部队领导人——第3军军长赵尚志、第6军军长戴鸿滨、第l1军军长祁致中越界进入苏联国境以后,日伪军对松花江下游地区的进攻有增无减。抗联各军与众多的围攻之敌进行艰苦的奋战和周旋,给予敌人以有力打击,同时自己也受到严重损失。为了突破敌人包围,扭转这种被动局面,中共北满临时省委于1938年6月初作出决定:将第3军由10个师缩编为4个师和1个警卫团;北满抗联各军主力部队立即分批穿越小兴安岭,向西部的海伦地区进行远征,以开辟新的抗日游击区。7月,北满抗联总政治部主任张寿签(李兆麟)在萝北麻花林子召开军政干部会议,以贯彻省委关于组织西征的决定。

  参加这次向西远征的有抗联第3、第6、第9、第11军主力部队共700多人。在北满临时省委统一领导下,由张寿签、金策、魏长魁、冯治纲具体组织,分三批进行。第9军军长李华堂因不同意远征,带领部分队伍潜入深山躲避,后于1939年7月率部携械投敌。

  首批远征部队由第3军政治保安师师长常有钓、第9军第2师师长郭铁坚和第9军政治部主任魏长魁率领所部共约150多人组成,已于6月出发。部队分别渡过松花江,在通河小古洞集结并筹集给养后,即向海伦方向前进。途中遭敌袭击,魏长魁牺牲。6月底,部队到达庆城九道岗附近时,再次遭到敌人包围。在突围时,常有钧和郭铁坚失掉联系,遂率政保师及第9军第2师第4团部分人员,于9月下旬到达海伦第3军第6师后方。在后来的战斗中,常有钧被叛徒杀害。郭铁坚率领第9军第2师第5团60多名战士突围后,继续前进,由于作战牺牲、饥饿、伤病,在11月到达海伦八道林子时只剩下20余人。

  第二批远征的有两支部队,一支由第6军参谋长冯治钢、第2师师长张传福率领的军部教导队和第2师第l1团及第1师第6团共200余人组成;另一支由第3军政治部主任金策、第6军第3师师长王明责、第3军第3师政治部主任侯启刚率领的第3军第3师和第6军第3师第8团、第1军第12团及第4师部分队伍共300余人组成。

  第6军远征部队于8月上旬从萝北老等山出发,8月23日,在汤原黑金河西沟岔口遭敌袭击,张传福师长及7名战士牺牲,给养和马匹大部散失。当时正值雨季,阴雨连绵、风雨交加,战土们穿着湿透的衣服,吃着野菜山果继续前进。为了摆脱敌人的追击和堵截,冯治纲率领部队日夜兼程,过草甸,穿树林,披荆斩棘越过小兴安岭。经过1个多月的艰苦行军,终于到达海伦东部八道林子,与第3军第6师师长张光迪所率部队会合。

  第3军远征部队在金策等率领下于9月6日从萝北出发,冒雨入沼泽地行军,几天之内就有10名战士因饥寒患病而死,马匹也因疾病接连死去。部队进入汤原老游击区后,打垮伪自卫团筹备了一些给养,群众冒着生命危险送给部队一些粮食和牲口。部队继续西进,伪汤原县治安队300多名骑兵尾追而来。远征部队以少数机枪手对其进行伏击,把敌人甩掉。为了缩小目标,远征部队决定步、骑兵分道前进。渡过汤旺河后,进入人迹罕至的小兴安岭密林。抗联战士忍饥挨饿,跋山涉水,经过1个多月的艰苦行军,于10月8日抵达海伦白马石与第6军远征部队会合。

  第三批远征部队由第6军军部教导队、第11军第1师共l 00余人组成,张寿签亲自领导。第11军第l师师长李景荫负责行军的一切计划和指挥。1938年11月初,部队在富锦集结,以后,突破敌人的封锁线,经萝北县境,到达汤原东部联军密营。进军途中曾奔袭鹤岗,筹备冬装和给养。l 2月8日,部队沿叉巴气河到达小兴安岭南麓王肇风密营,稍事休整。12月12日,部队绕道北上,转向西行,穿越小兴安岭,向绥棱县境进发。在那寒冬季节,广大抗联战士顶风雪、冒严寒,前进在林海雪原之中。一些战士双脚被冻坏,步履艰难,给养断绝,战土们用雪水煮橡子、杨树皮和牛皮充饥,还要时常同围追堵截的敌人战斗。在露营地,战士们便围在篝火旁取暖、睡眠。这支部队历尽千辛万苦,最后在12月29日到达海伦八道林子与第6军第3师会师,胜利完成了西北远征的任务。这样就粉碎了敌人妄图把抗联队伍“聚歼”在三江省的阴谋,保存了北满抗联部队的主力,为开辟黑嫩平原的游击战争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

  北满抗联主力部队陆续到达海伦后,立即展开了创建新的游击区的斗争。1939年1月28日,中共北满临时省委召开第九次常委会,总结反“讨伐”斗争和远征的经验,提出北满游击运动的新方针和主动利用敌人弱点,及时地化整为零,化零为整,以少胜多的灵活游击战术。会后,北满抗联西北临时指挥部为迅速开展黑嫩平原的抗日游击战争,将所属的抗联第3、第6、第9、第11军部队,按在不同区域活动的实际情况,统一编成第1、第2、第3、第4支队和第l、第2独立师。部队改编后,各支队、独立师进一步加强了部队建设。并与广大群众建立了密切联系,在黑嫩平原逐步站稳了脚跟。1939年春,他们已协助建立了呐河县委,并在纳河、嫩江、克山等地发展了抗日救国会组织。同时,还成立了一支有三四十人的武装游击队——纳河人民抗日先锋队。抗联各支队时常以轻骑部队寻找敌人溥弱环节,采取突然袭击方式歼灭敌人,缴获敌人的武器和粮食。第2支队所属第6军第2师第12团,在支队长冯治纲率领下深入德都平原地区活动,先后取得在田家船口击溃日伪“讨伐队”及在谷家窑从尾追的近1000名伪军包围中突围的胜利。第2、第3支队混合部队也在攻克孙家船口及进攻青石岭木营的战斗中获胜。第3支队袭击日本移民团森林采伐场及日本森林采伐作业区,缴获数十匹良马,使第3支队变成了骑兵部队。第1、第4支队也多次与敌人作战,予敌以重大杀伤,但自己也遭到了严重损失。

  1939年l0月,日本侵略者在对松花江下游抗日游击区进行严重破坏之后,又组成“日满军警宪特东边道联合讨伐司令部”,以日本关东军第2独立守备队队长野副昌德为司令官,纠集7.5万余兵力,重点在东南满地区的通化、间岛、吉林三省实行疯狂的“大讨伐。”这次“讨伐”,敌人不采用以往集中兵力“进剿”的办法,而是派出精锐部队占据东南满大小城镇和山村据点,对抗联第1路军各部队进行长期封锁和分割包围;同时派出“出击队”、“挺进队”、“游击队”、“警防队”、“特搜班”、“工作班”等各种名目的“讨伐队”,到处搜寻抗联部队,一旦发现踪迹,就在飞机支援下穷迫不舍。敌人为了捕杀抗联第1路军总司令杨靖宇,还专门组成‘富森工作队”、“程斌挺进队”、“唐振东挺进队”等。敌人采取军事“讨伐”、经济封锁和政治诱降等手段,向抗联第l路军实施全面进攻,使东南满抗日斗争形势日趋恶化,游击区不断缩小,抗联第1路军最后不得不进入通化及东满的密林山区,处于极度艰难困苦的境地。

  在如此险恶的形势下,杨靖宇和魏拯民于1939年10月1日至5日在桦甸县头道溜河召开中共南满省委和第1路军主要领导人会议,商讨对敌斗争策略。会议决定,为保存实力,将队伍化整为零,编成小部队,分散活动,以冲破敌人的“讨伐”。会后,抗联第l路军各部便在长白山区的蒙江、抚松、金川、辉南、桦甸、敦化、和龙、临江、辑安等地同敌人周旋转战,坚持艰苦斗争。

  杨靖宇为了钳制敌军,使抗联各部队顺利转移,率领第1方面军部分队伍和总部直属留卫旅400余入,转战于桦旬夹皮沟、蒙江瓮圈、金川回头沟等地。入冬后,山林里气温常常-40℃以下,大雪封山,抗联部队的衣食极度困难,战斗空前激烈。往往甩掉一股敌人,又遇上一股敌人,很难有机会休整。杨靖宇所带领的队伍在恶劣环境和残酷斗争中不断减员和失散,到1940年1月初,还剩200余人,月底只剩60余人了。由于警卫旅第一团参谋丁守龙被俘叛变,供出杨靖宇的行踪,于是敌人调集多支“讨伐队”进行跟踪追击。到2月15日,杨靖宇身边只剩下6位战士了,当晚,他命令警卫员黄生发等4名负伤战士转移,他与另外两名战士继续前进。2月18日,两名战士去找食物时牺牲。杨靖宇只身一人,饥寒疲惫,又患感冒,仍坚持与敌人周旋。2月23日,杨靖宇陷敌包围,壮烈牺牲。残暴的敌人将他的尸体解剖发现在他的腹中已无一粒粮食只有树皮枯草和棉絮,站在敌人面前的是一位宁死不屈、为中华民族英勇献身的优秀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

 

(资料来源:中国军网 -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 http://www.chinamil.com.cn/site1/ztpd/2005-08/10/content_270048.htm)

 

友情链接 FRIENDLY LINK

Copyright © 2021 杨靖宇烈士陵园暨东北抗日联军纪念馆 All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2021005024号-1

景区地址:吉林省通化市靖宇路888号 联系电话:0435-3652882 0435-3616042 网站建设 :新网